Holle-欧洲婴幼儿有机食品品牌
Home > 关于Holle > Holle动态

总裁Peter Kropf接受新浪专访

2019-12-17

原文链接如下:

http://baby.sina.com.cn/news/2014-04-10/102863662.shtml?qq-pf-to=pcqq.c2c


对话Holle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CEO科洛普夫先生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目前您所关注的是新浪育儿频道。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大概有2000万到3000万的新生儿,而这些新生儿中的婴童消费则占到家庭总支出的30%—40%左右,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再深一步调查,奶粉的占有量则是消费里面最高的。今天我们来到第19届京正北京孕婴童展览会的现场,在现场非常开心也非常荣幸有请到了Holle baby food GmbH(Holle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的 CEO科洛普夫先生,科洛普夫先生,首先跟新浪网友们打声招呼。

科洛普夫:Hello  sina。

主持人:其实对于Holle奶粉,很多人都非常了解,首先我们了解的是由于它的品牌直接创立于瑞士1933年,它现在80岁的生日都已经过了。在这里对于Holle奶粉还有一个比较高的关注度是不仅在奶粉方面做得非常好,主要是在辅食方面也特别出名,而且被称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不进超市售卖的奶粉,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在这里首先想跟CEO好好聊一聊关于奶粉方面的问题。

关于奶粉的问题,因为我不想再让CEO重新讲一下创始品牌的经历,相信很多新闻中大家都能看到我们品牌的创建历史非常悠久,但是我们对于奶源非常关注,家长对于有机奶粉非常关注的点。我想和科洛普夫先生聊一聊奶源在哪里?怎么控制奶源的质量?

科洛普夫:我们所有的奶源都是Demeter级别的,在欧洲、德国Demeter级是目前全球有机里面的最高级别。

主持人:就像我们看到这个标志一样是吗?

科洛普夫:对。奶源的源头是合作多年的牧场,在整个从奶源到奶粉这个过程当中是一个必环,我们认识每一个牧场的人,我们公司的二老板,也是这个协会的成员之一。这个牧场也是世袭制的,它出产的奶也是有保障的,每一大奶罐我们都会检测评级别,评级别,定价格,会给自己的牧场,比如给牛更多的关爱,给他们天然的饲料,这样保证奶的蛋白质高于普通奶。我们有很多检测标准,这些检测标准是和他们的经济来源直接挂钩。再一个,我们公司保证了他们的销售。他们是在一个安全的、非常稳定的环境下养牛,维护他们的牧场,而Demeter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标准?就是因为它要求每一公顷只能养一头牛,这个牛是不允许吃任何药物的。一旦生病,比如感冒或者不适,因为它有足够大的空间,一旦有感冒、生病,必须隔离,我们是零容忍抗生素,牧场不允许有杀虫剂等等这些规则。从牛一出生是有身份认证,7小时之后报户口我们是不认的,就失去了这个资格。这只是冰山一角,是整个品质的一点点,所以为什么大家说Demeter是所有严格定义的代名词,所有都保证了奶源的质量绝对好。因为在一个产品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我们必须保证源头的利益,才能给我们提供好的奶源。

我们是一个家族企业,整个企业虽然销售到了40多个国家,但是公司没有一分贷款,所有的投资、研发全部是自有资产,这也就是说我们不依靠任何外来的力量,不懂的人也不可能给我们任何外来的意见。基于这个基础,我们定位高端人群,对于销量和市场占有率,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占第一位的。因为我们的产品在市场有一个认可的过程,这个高品质会被消费者们所接受、所认可,所以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基于我们的定位,它不是我们的首要,我们也没有贷款,我们也不需要很快在一个市场当中赚取更大的利润。质量是我们永远都放在第一位的,80年都放在第一位,因为我们企业只生产婴幼儿产品,这是我们的生存之本,我们不允许有一丁点质量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我没有在提问的时候问到关于市场方面的问题,因为之前聊天的时候也聊到过。大家都说Holle奶粉永远不缺市场,的确很多人都需要这样的奶粉。Holle到底在乎的是什么?就是您刚才谈的是质量,永远是第一位的。谈到质量、安全,大家都知道Holle整个管理的系统非常非常严格。

科洛普夫:关于质量的一切问题是零容忍,是没有折中的。

主持人:科洛普夫先生,刚刚在开场的时候介绍到,Holle奶粉被称为全世界唯一一个进入药妆店销售的产品,只是到了中国,根据中国的国情需要,进入到进口超市售卖。之前有一个报道,中国的奶粉怎么了?中国的奶粉是不是真正要进入到像药店一样去售卖才能得到更好的监管?这样很发人深思,之前Holle奶粉一直这么做的,我很好奇,为什么这样?让科洛普夫先生回答一下。

科洛普夫:这实际上是一个传统文化传承下来的消费习惯。我们最早这个品牌是瑞士的,在瑞士若干年前妈妈们只在药店里面买这个东西,因为她们在购买过程当中有很多问题。在国外医院是不卖药的,医生只开药,你需要的药品需要到外面的药店去买,拿着医生开的纸去买。所以,药店里药剂师都是非常非常专业的。因为新生儿会有各种各样的现象出现,妈妈们会手足无措,他们在购买的时候经常会询问一些问题,由子实际上最早是在超市里面没有卖婴幼儿食品的,这是一个历史的问题,是购买的习惯。

主持人:对于Holle奶粉,我调查过有很多明星很钟爱他,也有很多人喜欢选择Holle奶粉,不仅是因为质量方面的问题,还来自于口碑。但是Holle奶粉真的在国内没有做过那么多宣传。

科洛普夫:是的。

主持人:没有做过硬广方面的推广,都是靠口碑营销。现在的销售额还是非常好,经过很多人的认可,在这里我想问一下科洛普夫先生,对于现在的市场情况,我们又很少宣传的情况下卖得那么好,除了质量以外,我们哪方面更吸引消费者的?

科洛普夫:除了我们高质量、高安全的产品之外,第一,我们的产品线非常长,因为妈妈们除了买奶粉之外,宝宝6个月以后要添加辅食,她们会买辅食。因为现在信息发达,大家都会上网看,包括经常出国的人会在各个国家,在全球都是这个包装,但是我们有8种语言,语言不同,但奶粉都是这个包装。这是产品线的定位。还有一个就是随着中国近30年的经济发展,消费者的消费也在升级,消费者对这样一个高端、安全、高质量的产品是有需求的。当他去找的时候,实际上不需要我们做广告。当初我们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也是,我们把做广告的钱用到消费者身上,也就是说我们在价格定位的时候,不仅仅是模仿欧洲,高于其它品牌的价格,而是把它定在了中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价位,高端的产品兼顾了高端的人群和中端消费者的人群。我们的目标群体扩大了,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我们更希望把做宣传的费用让消费者享受,认同我们的产品,所以口碑相传也好,尽管我们在没有做广告的情况下,我们的销量还是让我们非常惊喜和可观的。

主持人:很多消费者提到Holle奶粉他们最钟爱的原因还是觉得配方特别接近母乳,因为咱们很少做宣传,不是很了解,到底大家夸张了,还是确实是接近母乳?

科洛普夫:婴幼儿配方奶粉着重在配方上,我们有80年的历史,我们给婴幼儿提供食品,经过历史的长河,肯定会给宝宝们提供接近母乳,才能成为母乳的补充和代替品。因为有些妈妈没有足够的母乳喂养自己的宝宝,应该是接近母乳的。

主持人:这也是家长特别关注的问题。在这里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科洛普夫先生,4月1号国家有一个新的规定,关于进口奶粉,规定说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的中文标签必须在入境前直接印制在销售的包装上,当时我们看的时候在想,可能有一部分进口奶粉会最近一段时间有点停销或者准备好再进来,但是今天我们在这里看的时候,发现已经完全都准备好了,全部中文已经印制上了。公司怎么能这么快把这件事情提前完成,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有没有什么影响?进口奶粉在中国市场的争夺下,现在又有了新政,我们的公司到底应该怎么做,如何应对?

科洛普夫: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我们全线有一百多种单品,我们有15种语言,这次新政对我们来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自然的要求,在得到消息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做了准备,我们也有一个很强大的市场部,在包装上语言对我们没有任何问题。第一,我们公司非常重视中国市场,看到中国政府对婴幼儿食品做出这样一个决策,我们认为非常有作为,是非常好的一个政策。我们除了极力配合、大力支持之外,没有其它更好的来表达我们对中国市场重视的程度。

主持人:关于Holle奶粉里有一点大家都比较关注,因为很多进口奶粉很容易出现脱销的状况,中国人对于国外奶粉特别是进口奶粉,特别是Holle奶粉,觉得Holle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品牌,购买量比较大,家长都是储存式的购买。大家很担心,会不会出现脱销的状况,我们的货源能不能是稳定的,会不会脱销?

科洛普夫:我们每一年的9、10月份都会为下一年为全球的市场做生产计划,而这些计划是由我们当国的经销商给我们一个数据,在这个计划之外,有3个月的安全库存,用来保证我们在有些市场,因为爆发式的增长来做准备。我们成人可以选择其它食品,孩子是不能没有饭吃的,因为选择范围太小了,这是我们除了质量之外非常重视的一件事情,也是这个企业能够坚持80年来生存下来的原则,不会让孩子断奶。

另外,Demeter也好,除了生产奶粉之外,还用于鲜牛奶、奶油、砖奶,如果我们用不完的原材料,因为婴幼儿产品是有很高的标准的,可以转成其它用处,如果我们有更高要求,总产量里只有10%做奶粉,我们有很大潜在的空间。我们希望在全球的市场上发展得更好,有更大的需求量,所以我们有很大的生产潜能,这一点消费者是完全不用担心的。我们说这是一个闭环,婴幼儿食品是有很高的标准,它永远都是最重要的那一块,对Demeter也是,因为孩子是未来。

主持人:孩子如果喝习惯一种奶粉,换掉喝别的品牌根本不喝。我们了解Holle奶粉不仅是牛奶方面比较牛,它的山羊奶粉方面也很牛,因为有的宝宝针对牛奶过敏,关于山羊奶,还是有一部分家长关注到了山羊奶粉。

科洛普夫:山羊奶在欧洲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去年都不允许销售,因为动物保护的原因,还有一些实际上不太成立的原因。我们的山羊奶之前主要销售到阿拉伯国家、穆斯林国家,直到去年Holle公司和德国总理、欧盟高层一直在交涉,直到去年决定在欧洲销售山羊奶,之后欧洲的宝宝可以吃到山羊奶,还要记得我们的好。

主持人:中国的宝宝呢?

科洛普夫:因为我们有这样的传统,我们认为羊奶很好,在中国这边政策上面是允许的,在瑞士、德国这些国家之前是不允许销售的,动物关爱一直在阻挠这些事情,我们有强有力的数据,我们有研发报告,对宝宝有利。就像主持人说牛奶过敏体制的宝宝,如果不允许销售的话,这些宝宝吃什么。

主持人:我们调查过一个数据,其实孩子吃的奶粉,有的不仅是因为过敏体质吃不了牛奶粉,而选择羊奶,而有的家长是刻意让孩子吃羊奶,有这样一个说法,羊奶粉分子小一些,容易消化吸收。

科洛普夫:实际上我们的Holle和我们的乐博维本身就是低敏奶,我们的山羊奶是给强烈过敏宝宝吃的,是的,比牛奶的蛋白质分子小得多。对于体弱和对于蛋白质过敏宝宝是非常适用的,实际上是特殊体质宝宝的一个福音。

主持人:特别是包括一些宝宝身体缺乏乳糖酶,出现乳糖不耐受,自己消化不了,可能这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有些早产儿什么的可能真的一定会选择我们的Holle品牌的山羊奶粉。

问科洛普夫先生一个问题,今年是第四年参加京孕婴童正展览会,今年跟前几年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科洛普夫:肯定比之前在老国展规模大很多,专业化越来越高,安检也越来越严。我们的展位,客流量永远都是人山人海,客流量比较大,肯定是越来越好,越来越专业。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科洛普夫先生,对于中国的市场,近期有没有一些新的规划、想法?

科洛普夫:对我们来讲,希望在中国市场销售更多种类的产品,让孩子营养更均衡。我们在这方面努力,让中国市场能够有越来越多种类我们的系列产品进入,让中国宝宝能够营养均衡,除了主食之外,还有辅食更丰富,这是我们今年的一个项目、课题、工作重点。

我们今年会有无乳糖的孕妇奶粉,因为研发部的报告,亚洲大概有60%的人是乳糖不耐受的,80%—90%的孕妇在怀孕期间都有乳糖不耐受,之前轻微不耐受的,在受孕之后会强烈的不耐受,目前市场还没有不含乳糖的孕妇奶粉。如果孕妇吃了普通的配方奶粉,如果产生腹泻,丢失的营养成分、营养元素会比吃进去的最多,我相信这也是我们给中国妈妈们带来的一个福利。因为每一款奶粉都有强有力的调研报告、科研报告,后面有数据做支持。

主持人:我们在这里也期望Holle奶粉能够多一些新的产品进入到中国市场,我们也很欢迎。在这里首先要感谢科洛普夫先生接受新浪育儿的访谈,也感谢新浪网友,感谢新浪网友对新浪育儿频道的关注与支持,希望有更多育儿信息关注新浪育儿频道。


Holle-欧洲婴幼儿有机食品品牌